論語 季氏篇第十六

郭明義 點傳師慈悲開示

16-1

季氏將伐顓臾。冉有季路見於孔子曰:「季氏將有事於顓臾。」孔子曰:「求!無乃爾是過與?夫顓臾,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,且在邦域之中矣,是社稷之臣也。何以伐為?」冉有曰:「夫子欲之,吾二臣者,皆不欲也。」孔子曰:「求!周任有言曰:『陳力就列,不能者止。』危而不持,顛而不扶,則將焉用彼相矣?且爾言過矣!虎兕出於柙,龜玉毀於櫝中,是誰之過與?」冉有曰:「今夫顓臾,固而近於費;今不取,後世必為子孫憂。」孔子曰:「求!君子疾夫舍曰欲之,而必為之辭。丘也,聞有國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蓋均無貧,和無寡,安無傾。夫如是,故遠人不服,則修文德以來之。既來之,則安之。今由與求也,相夫子,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;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,而謀動干戈於邦內。吾恐季孫之憂,不在顓臾,而在蕭牆之內也!」

季氏為魯國大家族,為一有勢力的家族,為魯國家臣,有自己的部隊,有如日本的幕府將軍,負責主宰國政的人,季氏要攻一個魯國的附屬小國顓臾,孔子有兩個弟子,冉有和子路在季氏門下為官,二人知有戰爭要發生,跑去見孔子,孔子說:「冉求啊!你當季氏家宰,而今季氏要攻打顓臾,這不就是你的過失嗎?顓臾在先王周文王時代,被封在東蒙山下,是屬於魯國範圍中的一個小國,同樣是社稷之臣,同為魯的一部份,有什麼理由去征伐他?他也不會來侵犯你的,你們存心想併吞吧?你們為我的弟子,現當季氏的家臣,為何不制止呢?」弟子說:「這是季氏君主想做的事,我和子路都不願意。」夫子說:「求啊!古代一個大官良吏周任他有說過為官之道。如果能夠為這朝廷盡力的話,就進入朝班之中,就去當這。如果只是空掛虛名就不要當。現在你們不想去征伐,但又無能為力,那就不應該再做官了。國家快跌倒了,你們不能去扶正,那何需用你們?有危機不能扶持朝政要做什麼?國君有錯誤的政策要去阻止他,阻止不了就不要再做下去了嘛!」「而且你說話有過失,把責任推到君主身上,老虎從籠子裡跑出來,烏龜、寶玉離開櫃子而毀壞了,那是管理人的責任,為官的人就有責任讓君主不做非禮之事,你持不住是過失啊!」

孔子深知他的弟子有能力管的住的,他們是故意放出老虎的,冉有也知道騙不過老師了,終於講出實話:「現在的顓臾是個小城,但城池堅固,而且靠近我們的封地,今天不把他拿下來,將來我們的子孫如果不爭氣,會被他們攻下來的。」於是看出來弟子是把責任推給他人。孔子說:「求啊!君子以此為病,會譴責自己,明明自己貪心想去得到好處,偏偏又要用美好的理由來掩飾。」道場中也有人會如此,明明自己貪財好利,偏偏又藉口要以凡養聖,蓄積道糧後再來好好的修,這是用美好言詞來掩飾自己的貪心。

孔子說:「我聽說過國家要憂愁的不是人少或土地少,也不怕貧窮,家庭也是一樣。」現在人怕人丁單薄,貧無立錐,國家更怕,有些道場亦如此。孔子看出弱點,但他提出:「不要怕人少沒錢,最怕不公平。」公平是很重要的,只要公平,人必會越多,不公平人自會越少。公平很難拿捏。道場國家如果公平,人會越多,如果是少數人壟斷,少數人好,多數人被壓榨,人必會跑掉,如果沒跑也是留下來作亂而已,不平則鳴一定亂。以前時代只要這裡不公平,人就會向外地移,相反的,國家公平大家四海歸心,修道人希望人越多,就要公平,讓人感覺到與社會不同,公平是恰如共分的福報,不是大家都一樣,而是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不是好人壞人一樣好,那不行的。如果搗蛋破壞的對他好,犧牲奉獻卻越來越苦,聰明的出一張嘴,憨直的做到死,耍嘴皮子的,大家奉承,或怕他不修,會都低心下氣的去成全他,那是不公平的,不要讓惡人得勢,小人善於鑽營,會揣摩上意很可怕,不公平來自於此。團體中一定有上下,就像房子一定有一個總開關,主從上下有了以後,就會出現揣摩上意,他瞭解上面喜歡什麼,就會去迎合,扮演這種角色。到中人人都居上又居下,居於上的要小心,不要讓下位揣摩上意,要善用賢才重用賢良正義之士,讓下位明白,你就是喜歡賢良正義聖賢,那麼自然道風會好起來,就怕不公平不均,當人覺得不公平,好人沒好報反受惡報,壞人有善報,人心就要離心離德了。

不要怕窮,要怕百姓住的不安,沒有安全感是很可怕的,道場中不在於道場佛堂大,不在於財產少,而是看有無安全的感覺,如讓人有安全的感覺,道場就成功了。道場最重要的是公平安心,讓大家能清楚看到,道場與社會不同,好人必受重視,壞人一定會被發現,指責糾正,看回來時內心要有安定的感覺,身心安頓。在都市叢林要建立復古的道場,要提供給社會人士的就是要讓他們看到公平、安全,不要走上社會的路線,變成重視人、錢、比大小了。要讓人親近,就要讓人感覺公平,因果分明,不管心如何亂,只要一走進來就清淨安全,那道場就安全了,有德斯有人,有人斯有土,有土斯有財,有財斯有國,君子要以身發財。

公平就不會有貧窮了,可以損有餘補不足,這是天之道,人之道是損不足奉有餘。要讓世間不貧窮很簡單,只要天下為公就可以了,所有佛菩薩都是損有餘補不足、。精神勞力、慈悲智慧、完全奉獻出來,而且既已與人己越多,天之道就是如此,不用教條道義。自己能不能做到,把有餘奉獻出來上天必不虧待。施比受更有福必然如此,但人之道不同,有錢欺負貧窮人,有錢越有錢,貧窮越貧窮,像財團有錢,做任何形式買賣,讓小生意人無法做下去,一直壓榨貪得無厭,不斷的聚斂,唯恐不夠,反觀有人朝不保夕,甚至有兒童沒便當吃,這乃是貧窮原因,平均,損有餘補不足,上天也會撥轉賜福。天官賜福,人求不到什麼福的,都是諸佛世界降福下來的,福杯滿溢,為何會滿溢?因為妳肯付出所以不用怕貧窮,願意付出,不管是付出多餘的錢,力、時間、精神,就會有各種善因緣聚會,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財神福神就是在看誰積德行善,就賜福給他,若一昧貪得無厭,死後會下油鍋灌口的地獄,為富不仁,下地獄讓你吃個夠。

一個國家充滿祥和,不用怕人丁單薄,道場中不要是非一堆,重要的是有無和氣,和氣自然人越來越多。國家有祥和之氣、人氣、靈氣、和氣,一般人濁氣慾望重重,開始修道後,濁氣會變清,久之靈氣就出現,慾為愚痴,清久必靈,但光是清是靈不夠,要能發出祥和之氣,那就菩薩了。清靈到一定程度不退轉,無不明就無不容也,智慧明了,肚量自然大,和氣就出來了。德不孤必有鄰,修道人清氣靈氣是阿羅漢,這一定要有,但最重要的是一團和氣,這是菩薩道,能有和氣才能共修,和者無寡。

公平和氣必能身心安頓,自然不會造反作亂,人心安定,社會家庭道場就安定,像如果想回到家,立刻想到要與誰吵架過不去,那就是失敗的家庭,到道場能放鬆,如意自在,這事成功的道場,自然不會有造反作亂。所以孔子認為根本不用怕顓臾會造反,要怕自己國家有否均和,本末要分清楚,根本在於均和安,修道不用怕假祖師來作亂,道親在道場中能均和安,拉都拉不跑。但如果是非一堆,不公平不和氣不安定,魔必群起。身體健康就不用怕生病,家庭道場不要怕受考,要禁的起考,體質要健康,要均和安,這是安邦定國之道。如果能這樣,遠方的人如不服從你,不是去征服他,修自己的文章道德內涵來吸引他,由外而內,內外兼修,讓人看的出這是一個文明的國家,來了以後發現是公平祥和的國家,自然安定下來歸順了,人人都希望能搬到這裡來。

不要整天比財勢,要修出有氣質,讓人如沐春風,外有文采,內有道德,要修出如此氣象,眾生自然來歸順,不需威脅利誘。一旦眾生來了以後,就要先安頓他,讓他心中三毒、焦慮、愁苦越來越淡,接引眾生不是重視他來有什麼好處,而是接近你以後,他發現你後面的道場、老☉,有如此寶山的感覺,山氣漸佳,越接近道場越愉悅安定,內心衝突、恐懼、憂慮越淡,以德化人,大而化之的力量,道有這種力量,不要用人為破壞了,用心很重要,讓人有苦海中上了法船安全的感覺。子路和冉求二人,輔佐季夫子,顓臾遠方的小國對你們大城主不服氣,你不修文德來接引他,你不能守住他,而整天動腦筋要同室操戈,相煎何急?道場內部不安,分崩離析,到處講是非、挖牆角、擴張版圖,孔子認為季氏的憂愁不在外面的顓臾,而是在自己的內部啊!之後二弟子終於制止了這件事,沒去征伐。

 

16-2

孔子曰:「天下有道,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;天下無道,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。自諸侯出,蓋十世希不失矣;自大夫出,五世希不失矣;陪臣執國命,三世希不失矣。天下有道,則政不在大夫。天下有道,則庶人不議。」

孔子說:「國家有道的時候,制禮作樂,出兵打仗這種國家大事是由天子來下達命令。天下無道時,制禮作樂,出兵打戰這些國家大事就由諸候來下達命令。」因那時諸候擁兵自重,不服領導者,這表示天下無道;道場也是和國家一樣,道場如果有道,那前人就一言九鼎,反之無道呢﹖就山頭林立,各自擅作主張,沒有承上啟下了。

禮樂征伐言只能一套,如果諸候出,各個諸候都各一套,百姓不知如何依循,那就天下大亂了。這是很危險的事情。就我們道場來講佛規禮節的制度也是只能用一套。

「自諸候出,蓋十世希不失矣」如果禮樂征伐之事,自諸候來下達命令,每一個諸候都各有一套,各做各的,那最多傳三百年沒有滅亡的很少見。孔子判斷的沒錯,自孔子以後,這些諸候過了三百多年就通通滅之,最後由秦始皇統一天下。

「自大夫出,五世肴不失矣!陪臣執國命,三世不失矣。」

禮樂征伐之事,如自諸候國裡,擁兵自重的丈夫來下達命令,那很少有一佰五十年不失去國家的。如果由陪臣就像今日的秘書,幕僚來執行命令,撐大權,那很少有九十年不失去國家的。

「天下有道,則政不在丈夫;天下有道,則庶人不議。」

天下有道,則執政不在大夫,政令的頒佈都是天子下達命令,不是大夫專權。天下有道,則老百姓不會整天議論紛紛,各執己見,互相攻擊。那就越亂,因在上位者,失其道。不是因老百姓議論紛紛國家才失其道,而是國家先失其道的。

 

16-3

孔子曰:「祿之去公室,五世矣。政逮於大夫,四世矣。故夫三桓之子孫,微矣。」

孔子說:「自從魯文公去逝後,魯文公的公子把太子殺了,就是把兄弟殺了,自己當了國王,從此以後就失其政也,經過五勾,魯成公,魯襄公,魯昭公,魯定公以後政權就落在大夫(季無子)的手上,然後再經過四代,政權落在家臣,楊虎手上。這時候天下就很亂了,所以說桓公之後子孫都衰微了。」

諸候執國政,大夫執國政,陪臣執國政,如此魯國就弋弋衰微了。所以孔子主張,諸候,大夫,陪臣,能力再強都不能讓他們掌國政,灴在其位,不謀其政,會亂了體制,不是能力強,就可以橫加干預,多嘴多舌,言會擾亂天下大政,這在任何團體也是一樣。

16-4

孔子曰:「益者三友,損者三友:友直,友諒,友多聞,益矣;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損矣。」

孔子說;對我們有助益的朋友,有三種,會損害我們的朋友也是有三種,第一種「友直」;忠言直諫的朋友。第二種「友諒」:心胸寬容大量的朋友,比較能原諒別人的朋友,第二種「友多聞」:知識淵博,見聞廣博的好朋友。對自己有害處的朋友:第一種「友便辟」:嫻習禮儀,但不真心的,讓人看起來,很懂禮儀,道貌岸然,其實心中是不真心的,第二種「友善柔」:很柔軟,會取悅,諂媚你的,第三是「友便佞」:不是講真理的口才好,而是講一些是是非非這種話很有技巧,專門逢迎,湊合拍馬屁的能手,而你不自覺,而接納他,這叫巧言蠱惑。對言些人要特別弓心,免得上當,造成損失。

道場上出了一位吳瑞源先生,他就是便佞之人,他告訴你:很可惜,你這麼努力修行,但只修性不修命,功夫只有一半,要性命雙修,那要如何來修命﹖看起來他是為大家著想,修命你身體會健康,道才可以辦得下去,言種友便佞最可怕,慢慢把你引入歧途,你還以為他是一片好意。其實我們修道就是性命雙修,福慧雙修的。

還有我們最容易去尊敬禮節一流的人,看起來彬彬有禮。還有一種是很會取悅你的人,絕不和你作對的,不會在言語上,表情上,動作上和你起任何衝突。這叫「善柔」柔軟的不得了,像水一樣,老子講「上善若水」。我們想想上惡也像水一樣,到時候要造反的時候,你就知道厲害。那時太遲了,他最了解你的秘密,最知道你的要害在那裡。等他要修理你時,你就無法抗拒,人是很容易栽在損友上面因大家都討厭跟自己過不去的人,不聽我們話的人。

 

16-5

孔子曰:「益者三樂,損者三樂:樂節禮樂,樂道人之善,樂多賢友,益矣;樂驕樂,樂佚遊,樂宴樂,損矣。」

孔子說:「對我們生命有益的三種喜好,會損害的也有三種喜好。第一喜好中規中矩的禮,以我們道場來講就是喜愛,佛規禮節道歌,聖樂,喜愛真正的音樂,來調整自己的行為來陶治自己的心情。這是內修方面要樂節禮樂。那與人交往要樂道人之善,喜愛說人的好話,宣揚人之一切善行,孝順,禮貌,忠心耿耿等人品高尚。」

「樂多賢友」喜愛多結交有賢德的朋友。這些都是對我們生命有益的三種喜愛。

我們道親喜愛參於佛規禮節的運作,善歡辦道,做這些事是很愉快的,是一種享受。有些人會認為這是一種負擔,其實不是,真正的佛規禮節是能使我們「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」言佛規禮節,只要你全心全意的投入,會覺得身心暢快。早晚獻香禮佛都會有洗滌身心的效果,禮節就是讓我們回歸正軌,可洗滌我們的業力。喜愛道人的好處,就是希望社會上多一些好人,這是一種愿力,這種愿力很重要,這是一種普世大同的大愿,言都是有悲愿的人,言也是彌勒祖師的鴻慈大愿。現今一般人看到別人有好處,還會去誣蔑,去批評,中傷。因嫉妒別人的好處,這種人是沒有悲愿,大都是只想能超越別人。

「驕」:驕傲奢的人往往用奢侈來表達他的傲氣。買東西時,上千元的衣服,品質就己不錯了,穿起來也很舒服,但驕傲的人他就是要買那世界上流的名牌的一件五,六萬或十幾萬,別人買不起,只有他才買得起。顯示他財大氣粗。以驕奢為樂。如此跟你一樣驕奢的人會嫉妒你,有德性的人會鄙視你。

「樂佚遊」喜好閒佚遊現「佚」就是正事不做,遊手好閒,有懶惰的意思。這兒的好玩不是指工作之餘的遊山玩水。

「樂宴樂」喜愛參加各種的宴會,大家聚一起吃喝玩樂,這些都是損也。

我們現代人很多就是喜愛驕,佚遊,宴樂。

 

16-6

孔子曰:「侍於君子有三愆:言未及之而言,謂之躁;言及之而不言,謂之隱;未見顏色而言,謂之瞽。」

孔子說:待奉君子(和善知識在一起)內心要時常提醒自己,不要犯了這三點過失;遇沒輪到你講話的時候,你搶著講,這就是「躁」,或是人家正在說話,你打斷人家的談話,急於表達自己的意見

「言氶之而不言」。該你發表意見時,你卻不講,認為言多必失,這就是「隱」,該說的不說,這也是造口過的一種。仃如;看到你的兄弟,朋友,同學,要去偷竊,你要勸告他:「不可以去偷別人的東西,這是犯法的」。「未見顏色而言,謂之瞽。」要察顏觀色,看到了該講的時候才講,不可沒注意別人的臉色,只管自己一直講,這就是瞎瞽,就是瞎眼的意思。所以要查顏觀色後高整講話的方式,使對方能夠接受,這些是講話的三個重點。

 

16-7

孔子曰:「君子有三戒: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壯也,血氣方剛,戒之在鬥;及其老也,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。」

孔子說;君子有三樣要戒備的,少年的時候,血氣未定,比較會心浮氣躁,情慾較重,所以要小心色情方面的事情,不然很容易造成大錯。很多少年十五,二十時男歡女愛,而有了身孕,就去墮胎,就造成大錯,尤其是墮胎是很嚴重的事情,釋迦牟尼佛講:墮胎就是殺阿羅漢。胎兒是無罪的,比殺大人的罪還重。雖然不犯法,但犯了天條因胎兒是無邪,清淨,無罪的。例如你殺了一個好人,罪是不是比殺一個壞人的罪還重。還有對自己身體的損害也很大。血氣未定。發育尚夬成熟,如果縱慾過度,身體會整個垮掉,基礎搞壞掉,一輩子身體就不好了。

等到壯年的時候,二十五歲到四五十歲時是言壯年,血氣方剛,這時期人會很好鬥,脾氣大,有的不會跟別人鬥,是夫妻相鬥,壯年時差不多結婚了。鬥會結仇結怨,所以有很多人的仇怨是在血氣方刪時結下來的。連自己身邊最親的人都結了很深的怨仇。

等到老年時,血氣衰了,心裡沒有安全感,就想要得到更多的財物,才會有安全感,得到身外之物:房子,車子,金錢…等。所以當你發覺自己越來越重視這些身外之物時,就表示你老現在有多未老先衰旳人,醫學發達,壽命大都比較長,一到了四五十歲,心裡就老是想得到更多的房子,車子,金錢等,整天擔心的就是這些。要多賺些錢,這表示血氣己衰了。

我們要提醒自己不要好色,好鬥,好財物。有些人會越老越小氣,反之如果人越老越大方,這種人不得了,定是有道之士。

16-8

孔子曰:「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聖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聖人之言。」

君子有三樣事情是很敬畏的,很恭敬謹慎畏懼的,因為敬畏,就會非常小心恭敬,不敢隨便掉以輕心。

第一畏天命:我們傳道所憑仗的就是天命真傳,就是上天把普渡眾生的道統傳承使命,傳給特定的修行團體,傳付給特定的祖師傳承,這是要非常敬畏的。天命到底傳些什麼﹖普渡眾生要落實在哪裡﹖天命不是讓我們躲災避劫,救貧恤孤的,天命是挽救靈性的。

講到命就講到生命,生命有人命、有天命。人命是有生有滅有過程的,肉體從娘胎誕生,一直到歸於塵土,它有一個過程,幾十年,最多百年就化成灰燼,從無到有,從有到無,這是人命的特質,有生有滅。

天命是靈性,每個人都有的,問題是靈性很容易被人命掩蔽住。光是關心生命,終究塵歸塵、土歸土,大都只關注肉體的存亡、厲害,或肉體的慾望能否得到滿足,或者只關心有無很好的包裝保B,都是見命不見性,迷就是迷在這裡。 所謂天命真傳就是要讓你轉過來,讓你見命也見性,而且會重視性。

肉體沒什麼好執著的,來了又去,但性不同,永生不滅。哪個重要﹖肉體死了滅了,但靈性不滅、無量壽、無量光,這是天命,這是最直得敬畏的。上天降下讓我們找到生命最重要的東西,「見真」,沒有比這個更重要了。有如一個人尊敬老闆,因老闆一個月薪水給他十萬元,他想我能力沒有那麼好,老闆對我這麼好,很尊敬,因他對你的人命有很大幫助,但如果上天降靈性給你,長養你的靈性,又派天命明師讓你覺悟,迴光返照找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,你會尊敬嗎﹖照顧你肉體人命的,你都那麼尊敬了,照顧靈性天命,你能不尊敬嗎﹖

第二是畏大人:大人乃聖人,大公無私,心胸大,心量廣,一般人心量狹小,整天只關心自己肉體,見命不見性。大人就不同,一但見性後,這堜畛翱O真正見性,不是一個觀念或口號,很多人口中會說:「哦﹗見性﹗迴光返照」,但卻不是真見性,就如小孩,你告訴他讀書很重要,他會說:「哦﹗讀書很重要,要認真用功。」你看他眼睛放在書本前面,但書本卻始終沒番過一頁。很多人看電視會看的津津有味,但要他看本性,只要一守玄就睡著了,不用心。大人就不同了,只要見性,他會發現本性不是躲在玄關中的一個小東西,他的心會收回來,當心離開整天向外愚昧追求時,離開無明擔憂後,智慧就開了,會發現靈性天命其實無所不在,無所不包。不是住在肉體的一個角落,不像其他器官長在一個地方,祂是無所不在的。大人看到生命的本相,是山是海、是一切諸佛菩薩、是萬物、是合同的,大人就大在這堙A一般人只懂得汲汲營營辛苦一輩子,永遠就在一些小事上。

大人是一些山海諸佛皆與他同在,你能敬畏他,就會向他看齊,大人是生命的實踐者。能敬畏天命就會慢慢成為大人。當你為身體、事業、家庭、錢財整天擔憂,想要讓生活如何過的更好,然後很努力的去做就是敬畏,你有沒有把這種敬畏的心拿來關照靈性﹖肉體有如柑橘,很自然久了就會枯乾,遲早要凋委,何必如此在意﹖問有無照顧自己的靈性,唯恐掉入貪嗔痴呢﹖如有,就會成為大人。我們沒辦法成為大人,成為真正大公無私的人,所以我們要去敬畏大人,向他看齊,他是天命的實踐者,明心見性的實踐者。

第三侍畏聖人之言:聖人所說的話、經典,都是真理,有聖人之身教和聖人之言教。聖人之言,大人之行都是天命的實踐。小人不知天命,只知有人命,不知人命如離開了天命是不存在的,所謂的性在人在,性去人亡。天命不會永遠停留在肉體的,老了,舊了就換掉了,有如衣服破了舊了舊扔掉 ,肉體即衣服。小人不知永恆不滅的天命,天命即上帝老@生命中的精髓,生命外的真理。老@在肉體內,在肉體外,包內包外,無所不包,這不是言語,要明心見性,「覺」,察覺到了,原來是這麼一回事,有如耶穌說天父在我堶情A是一種「覺」。但小人不知天命,不知恐懼,不知本性迷失是多麼大的災難,如老人家講:「甲米不知米價」,不知天命寶貴。一生中貧窮下賤、疾病…,再大的災難都是消業障。榮華富貴不見得快樂,貧窮不一定苦,真正痛苦只有一個原因:「靈性迷失了」,榮華富貴會痛苦,因為跌在貪嗔痴中,貧賤會快樂,因活在靈性中,人生最痛苦的病是癌症,但很多有道前人輩們、前賢們不以為苦,如大德施前人、詹點傳師,他們把它當成肥皂,用它來洗滌靈性,洗乾淨了,很「痛快」,消的很快不痛苦,所以要問靈性有無迷失﹖小人因不知而不畏懼。

傳道即是傳本性,這是天命傳承,把本有的天命讓你覺悟,這是最寶貴的,只有這才能脫離一切苦惱,得永恆生命,小人修道不畏天命,只畏災難、貧窮、痛苦、煩惱、不順…,君子畏懼是天命,只要天命不迷失,水淹不溺,火燒不死,燒掉的只是衣服(肉體),靈性是不死的。小人因不知而輕視大人,侮辱聖人之言,認為大人不會賺錢,無屋無車,不值得尊敬,把聖人所說的話拿來當笑話,因為聖人所言離不開天命,要大家回歸本性,明師所傳即是這條路,不是名利富貴,但小人尊敬有形富貴中人,因他覺得那比較寶貴重要。當你覺得天命寶貴,你才會敬畏,但那要有智慧才能知天命的寶貴,他會永智慧觀察,故能得以逍遙自在解脫。

美國總統可說是世界榮華富貴的極致,但看看柯林頓、希拉蕊,彼此互相攻擊,他們快樂嗎﹖所以小人不要不知天命而不畏懼,要知最直得尊敬,奉為金科玉律的就是天命實踐者,引導走向照顧天命。現在很多修行團體都引導走向照顧人命,這不是不好,但性命雙修,不要見命不見性,不要只注重在人命救濟行善上,你看歷代來,釋迦佛祖、孔子聖人有在做濟貧之事嗎﹖他們都在做一大事因緣-開佛知見。一個癌症病人,你請來全世界名醫會診,還是會死,人命能助不能救啊﹗暫時維持,遲早還是要完的,像衣服破了不能用了,就要扔掉依樣。這時代把人命看得太寶貴了,因他不了解天命。道場就怕久了以後,會走向照顧人命,把修道定位在求名求利、消災避難,這樣就走入小人之道了,照顧人命而非照顧天命了。

16-9

孔子曰:「生而知之者,上也;學而知之者,次也;困而學之,又其次也;困而不學,民斯為下矣。」

這裡的知是知天命,知道真理,知天命可畏,知宇宙間真理就是天命,天命是一切的一切,是天、是地、是萬物所有一切的基礎,天無所不包,這堣ㄛO只一個空間,他是活的,是一 個「覺」,命就是有感覺,天命就是一個大覺圓滿通須空,如來法身。大人效天法地,孔子說他五十歲才知天命,我們知天命在玄關,這是入手功夫,了手是無所不在的,他有妙作用的。

很少人生下來就知天命的,大部分人經過學才知道,所謂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完整的實現成有道之士,經過學習才明白,這很不錯了。很多人去學不是主動去學習,不是真的對真理天命有興趣,而是人生走入困境了,困在煩惱、災難、痛苦、疾病、情緒---之中才去學道,因他發現靠自己的力量,怎麼走都痛苦,怎麼走都走不出來死胡同,只好來學道,當然也有少數人就是對道有興趣,只要與道有關係就樂意學習,這都還好。

有的是陷入困境出不來也不來學,個性軟弱的人就怨天尤人,個性強悍的人就胡作非為,應要衝出一條血路,還是不懂學道,如此日趨下流沉淪。我們想要度化眾生就要了解他的困境在哪裡﹖生活﹖婚姻﹖事業﹖子女﹖身體﹖-----,不管什麼困境現前,就是學道的開始,你與他提到解脫困境之道,他就願意來學。很少是不經過困境就主動來學的,如果困還不學那就真的很困難了,表示世風日下民風很壞了。時常有道親帶個陌生人跑來找我,說是不發心希望能成全一下,我們要先了解他的困境在哪裡才能說的「入心」,才能打動、感動他的心。,學道要知天命,都是困而學之,人在陷入困境時,都會想找出處解脫,所以那時我們一定要明確的,大大方方的告訴他要學道。

16-10

孔子曰:「君子有九思:視思明,聽思聰,色思溫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問,忿思難,見得思義。」

一般都人都會思想,但都胡思亂想,而君子思想的方向是什麼呢﹖用在什麼地方﹖大部分人都用在:什麼是我要追求的﹖如何獲得﹖什麼是我要排除的﹖如何排除﹖因此就會就利違害,我們要問自己思想在那堙S

君子呢﹖視思明:要嘛就不看,要看就要看清楚,確實了解,明察秋毫,不浪費時間去看,比如去看病,就去了解病情為何﹖去看道親要成全,就了解困境何在﹖去看小孩子,就要了解夫妻互動,真正去觀察了解,很多人說看到了,但都是自己的胡思亂想,有沒有把人事看清楚,不備遮蔽,看清楚可以減少很多麻煩。眼睛看很重要,察言觀色,觀察整個氣氛人事、環境、顏色…,像來天律講課,就看清楚氣氛,道親的氣質,道場的道氣…,這樣才能知道要講什麼才適合,對象不同所說的內容亦不同,在天本、天和、在社會班所講內容都不相同,要觀察入微,妙觀察智,只要看得清楚就能了解,眼神眼神,眼睛有神的,所有六根都有神的,叫六神,神是不可思議測度的。

聽思聰:聽得很明白,不要好像沒聽到,要聽就要仔細明白,不僅聽到話,而且還可聽到他內心的動機,這動機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明白,從一個人的臉色,說話的內容,語氣都可以聽明白,聽到真正動機。大多數人都聽而不聞,視而不見,頭腦都在胡思亂想,關想就利違害之事,而浪費了六神,不知祂有神用,永嘉大師說:「六般神用空不空」要用祂用道神乎其技,神明了,神而明之。聽、視、嗅覺是不受肉體影響的,所以委們拜拜燒香可以聞到的,什麼都看得到,在世時能視明聽聰,這時就神而明,不會糊塗,有一 天肉體沒有了,祂就空而不空,依樣有神用的,就像我們睡覺,眼睛閉上,但作夢時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,什麼都知道,當我們死了時,它還是會看,眼睛會死,六根會死,但六神不會死,但是如果在世時糊塗那就做不成神了,所以要用靈性。

色思溫:臉色要溫和,不要整天臭嘛嘛的,保持溫雅的氣質,提醒自己,臨前人常講他以前要出門時,要在鏡子前對臉,把笑容拉出來。現在人心情不好,所以臉色都不好看,大家都是看臉色的,連小孩都知道要看父母臉色,見到父母臉色不好,會想是不是自己不好惹父母生氣,可能父母不是因他而生氣,但他會說會,人與人相處也是如此 所以要小心臉色要溫和。

貌思恭:態度要恭敬,不要傲慢,生氣,漫不經心,待人要恭敬,拜拜亦要恭敬,祭神如神在。

言思忠:說話有沒有實在、忠心耿耿﹖不會編東編西,要嘛不說,說出來必定實在,忠實說出來,忠言逆耳,不要為了怕人家生氣或為了討好人家,而說出不是事實的事,說出不是心中想說的話。寧可講逆耳的忠言,不要講悅耳的巧言。

事思敬:做事要很用心,盡心盡力的去做。

疑思問:心中有疑惑,不要亂想,趕快去請問適當的人,這樣最容易解決。

忿思難:人在憤怒時會做出一些禍事出來,如打架吵架,光是開個車就會出事,為了一時之氣而招來殺身之禍,這是不值得的。憤怒時要先想會不會帶來自己或家人的災難﹖不是叫你不生氣,而是不要氣過了頭而惹出災難,做出遺憾的事。

見得思義:看到有利可得有名可得時,要想想合不合道義,該不該得﹖

16-11

孔子曰:「『見善如不及,見不善如探湯。』吾見其人矣,吾聞其語矣!『隱居以求其志,行義以達其道。』吾聞其語矣,未見其人也!」

看到善言、善行、善念或善良的人,只要看到可以讓我們有遷善的機會,不管是言語、人物或書本,都會好像怕趕不上,好著急,要趕快去親近,唯恐失去機會。像參加大懺悔班、法會、渡人…,怕自己趕不上,失去了修身養性,渡化眾生的機會。看到不善的人事,內在是自己的惡行惡念,唯恐自己犯了錯,好像碰到熱湯怕被燙到般。孔子說他看過這種人,其實孔子的弟子顏回就是如此,不遷怒,不二過,子路聞過而喜,現在這時代也有,很多的修行好的人,道親都做得到,一方面潔身自愛,一方面行功了愿,對內見不善如探湯,不為惡,有郭馬上改,行為不二過,情緒不遷怒,這就是內功,內功不是整天參禪打坐調氣,這是旁門左道,術流動靜,練身體的,真正的內工是練內德,不是氣血搬運,也不是講境界神通,而是見到不好的馬上收手,這樣內德就成了。思無邪不是打坐看經典,色溫貌恭。

外功是見善如不及,不是勉強,要人家三催四請拖著疲憊的身體去了愿,好像商人要去談一筆利潤很高的生意,好像要去看一場好電影,趕快去做,好像我們辦道唯恐不及,唯恐趕不上,每一場辦道都是龍華會,很重要的趕上龍華會是大善,是初中後揚善,從開始到結束會都是善的。世間很多事無法如此,有些初善,中不善,如父母愛子女,初時保護疼愛有加,善的,一到孩子大一些,可能會打罵,中不善,到後來甚至於教出了逆子,後不善,很多是初善後不善,也有初不善後善,像生病事不善的,但也因為生病讓人覺悟而來修行,變成後善了。只有辦到龍華會是初中後都是善,辦道並不是在於渡多少人的問題,而是龍華會,要珍惜有道可以辦,有機會趕快去做。

孔子那時代沒有機會辦道,只有機會行善修身,時代因緣,讓我們能參與善渡眾生大事,做佛菩薩所做之事,這是天恩師德,上天愛護我們,讓我們參與「新手上路」,更何況我們還是些「濫腳上路」哩﹗但上天往開一面,讓我們有機會行功了愿,憑我們要就自己都沒有辦法了,如何救渡眾生﹖老祖師就是這麼慈悲,讓我們有機會,天恩師德啊﹗渡化眾生消冤解業最快,以後在佛教很清閒,打坐參禪進步很少,能不墬落不錯了,只是大方向沒有錯,人生有如負債九十億,沒辦法承擔,每人負債累累,六萬年了,上天給我們機會還債,一本萬利的機會,這是要修到幾地菩薩才有機會做的,上天把工作空位騰出來讓我們軋一腳,債務清的比什麼都快。

孔子有聽過如下的說法,但沒見過此種人,就是隱居可以求其志,不用走出來就可以行事合乎義理,就能達其道的,隨時隨地就能行義達道,慈悲普渡眾生的願望行誼都可以實踐,古時候,伊尹、姜太公可以做到,還有很多,如當初堯帝要讓位給『』,而他不接受,這種人神龍見首不見尾,無為而化。上天之載無聲無嗅,大德敦化小德川流,大德如山在那媊畹牏ㄟ吽A自然的化育眾生,不言之為,無為之化,聖人處無為之爭,行不言之教,這是老子的境界。現在大陸道場前輩也有此種人,在堶掉蝎壁q化,誰都不知道,坐化一方,這堛瑭籇~不是不與人接觸,而是沒有從政,沒有走出來,暗釣賢良,不露行跡,動作很小,講話很少的。

16-12

齊景公有馬千駟,死之日,民無德而稱焉。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,民到于今稱之。「誠不以富,亦祇以異。」其斯之謂與?

春秋時代最大國為齊國,當時齊景公有四千輛馬車,財富雄厚,他死了之後,老百姓找不到他有何美德可以稱述,一般死後人們會去想他生前是否有何美德可以稱道的,像蔣總統經國先生死後,人們會聯想到十大建設,經濟改革…,總有些值得稱道之事,但齊景公在當時很富貴,卻沒有讓人稱道之事。伯夷叔齊當時餓死在龍首山,距孔子時代已有五六百年之久,但人們還是很稱道,認為他們是有道德的賢良之士,表現了他們的生命氣節。
    詩經小雅提到:「不是用富貴來評價一個人,而是看有無與別人不同的德行,異於常人的德行。」如圓覺大帝,他清修淡薄,有富貴的格局,但卻過清淡的生活,記得第一次看到圓覺大帝的相片,以為他是將軍,非常的貴氣,又覺得他像大企業家,非常的富,世間之富貴二路是最有人走的,但大帝選擇了幽雅的小徑,即是修道、傳到的路,因他有異於常人的地方,所以到現在還是為人稱道,相信在大帝那當時,一定也有多在商場、政壇有名的人士,但到如今大家都淡忘了。如邱公秋東點傳師的公子邱大使所言,他發覺每到了六月二十四日追思秋東點傳師的感恩大會,參與的人士一年比一年多。由此可看出彼此的不同處,因邱秋東點傳師有異於常人的德行修持,才能代代相傳下去,令人傳頌不絕。
    要讓人懷念,不在於大富大貴,很多人拼命賺大錢,拼地位,無非是要得到人們稱道,追求這種成功得意的感覺,但這種很快就會被人淡忘了,唯有致力於德行實踐,不汲汲營盈餘財物才能長久,像邱點傳師當時開雜貨店,遇上有人來買東西、問價錢他也不清楚,他不在意生意買賣,請客人慢點再來買,等夫人回來再來買,他在意的放在成全道親之上,不在乎富貴之事,然時至今日仍令人稱道,他所做之事是仁義道德,利益眾生之事啊!我們要常問自己:「有天死了,是否有人會懷念?」有錢人家會懷念嗎?告訴你:「不會!」有地位呢?「不會」但是有德性必定人家會懷念,因你所做的事都是幫助別人利益眾生。

16-13

陳亢問於伯魚曰:「子亦有異聞乎﹖」對曰:「未也。嘗獨立,鯉趨而過庭。曰:『學《詩》乎﹖』對曰:『未也。』『不學《詩》,無以言。』鯉退而學《詩》。
    他日,又獨立,鯉趨而過庭。曰:『學禮乎﹖』對曰:『未也。』『不學禮,無以立!』鯉退而學禮。聞斯二者。」陳亢退而喜曰:「問一得三:聞《詩》,聞禮,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。」

陳亢是孔子門下比較新的弟子,他問孔子的兒子伯魚:「你是夫子的兒子,是不是有些與眾不同的見聞?夫子是否傳授你不同之事?」(就像現今社會很多絕技都傳子不傳徒,當成「私房菜」暗藏起來。)伯魚說:「沒有啊!曾經夫子獨自站立在庭院之中,我快步經過他面前,夫子叫住我問:『你有學詩經嗎?』我回答說沒有學,夫子說:『你如果沒有學詩經的話,就沒有辦法與人交談,找不到言談題材。』這時我就退下來開始學詩。」

由此可看出夫子重視詩經,詩經是抒情的,人與人聚在一起不是講道理,而是有一份柔軟的感情,言詞優美才能談笑風生,非常愉快,學詩是很好與人溝通的橋樑,而我們現在都重視在要學很多知識才能,以為這樣才能與人交談,個人認為唐詩三百首猶勝於詩經,唐詩中有很多仙人下凡來留給我們後人的,寫的不多卻都是精華,像李白、杜甫,寫了薄薄一本,卻是思想感情藝術的昇華,詩經是集結了當時許多的文人雅士作品而成。唐詩非常優美典雅有內涵,是情感的美學,把人的情感昇華到很高超純情深遂的境界,不是愛慾,不會有愛恨交織的情仇。要多背唐詩,裡面有仙氣十足,多學詩自然言談會比較出雅,心中會有豐沛感情,純正的情操。

「過了幾天,某日孔子又獨自站在庭院中,(可見夫子很喜歡獨立庭院,以前視野遼闊,仰天觀地看大自然怡情養性,向我們小時候住景美,建築沒那麼多,站在家門口就可看到總統府、放煙火大都看的到。遠山青翠一目了然。)我恰好又經過庭院,夫子叫住我問:『你學禮的嗎?』我說還沒有呢!(伯魚那時還很年輕,剛開始學道,所以告訴他入門之路是詩禮。)孔子說:『不學禮怎麼安身立命?怎麼立足於天地之間呢?』由此可知,不懂禮如何與人相處!如何祭祀神明天地鬼神?如何做好君臣、父子、夫婦人際關係?雖然人際關係複雜,但是用禮可以圓滿。進退合於禮,禮之上和為貴,學禮能與人相處和氣,立足在祥和之中,不學禮容易把人際關係搞到僵硬,禮的目的在於能和所有人相處和諧,不是背一大堆教條戒律,不是說話依循什麼格式,走路用什麼步伐,懂禮的人知道如何與人合作相處和氣,可以立足於家庭,立足於社會,甚至立足於朝廷也不會手足無措。不僅與人和諧,與鬼神也能相處和諧,如此在有形無形都會有很大力量護持,所以道場一定要學禮、學詩,現在道場不學詩難免開口乏味,還好重視禮,道親學禮以後,比較會尊重人不會傲慢。伯魚聽到孔子說要學禮,就退下開始學禮,伯魚說:「我就只聽到夫子教我這兩種,沒有別的了。」
    陳亢聽完後,歡喜的說:「我問了一個問題,結果有三個收穫,第一瞭解詩的作用,第二了解禮的作用,第三又知道了君子不會特別對他的孩子好,伯魚跟在旁只學了兩種,沒有別的特別關愛之處,沒有藏私。

16-14

邦君之妻,君稱之曰「夫人」,夫人自稱曰「小童」;邦人稱之曰「君夫人」,稱諸異邦曰「寡小君」;異邦人稱之,亦曰「君夫人」。